天天彩票|货车高速着火货物被哄抢司机痛哭哀求!交警怒

 新闻资讯     |      2019-11-28 21:00
天天彩票|

  2017年3月30日上午10点20左右,滁新高速安徽合肥往阜阳方向242公里路段一辆货车自燃,由于着火后司机继续行驶,车上着火货物抛洒有数公里,高速上浓烟滚滚。司机介绍货物是从浙江台州运往阜阳商贸城,车上有童鞋600多件,还有几百件塑料件,还有电机,具体货物价值不详。

  事发后,附近大量老人攀爬高速,拾捡起火掉落的财物,交警和司机在现场阻拦未果,怒斥哄抢者。

  每每看到哄抢报道,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国人素质低下被这种趁火打劫的举动演绎的淋漓尽致。村民们哄抢了物品,得到了实惠,但却把道德丢失了,真是莫大的悲哀。

  在国内,但凡是货车在公路上发生事故后,就一定会出现“好心”的村民用一种叫“哄抢”的方式无私的出手相助。而这样的新闻也已司空见惯了。只要百度一下,就会找出很多类似的新闻。这其中被电视新闻曝光的也不在少数,哄抢水果、饮料的,哄抢鸡蛋、鱼虾,还有将翻在马路上的生猪都抢回家的,更有甚的是,在无锡还曾发生过车祸之后哄抢人民币的场景。

  这些情景让小编有这样一个感觉,即:不管是啥,只要你敢掉我就敢抢的态势。欲望和贪婪演绎的一场场哄抢的闹剧在公路不时的上演。而正是这一场场哄抢的闹剧已将国人的道德底线逼到上了深渊。

  哄抢事件看似偶然,但透过现象着本质,偶然中恰又反映出必然。如果人的意识深处存在着滋生丑陋的温床,那么即便平日不露声色,但凡遇到“起爆点”,就立刻呈现从量到质的爆炸。我们是否可以扪心自问:如果当时你身在其中,是否会跟着蜂拥而上进行哄抢?是否能“坚守道德底线”,而所谓“坚守”,其实就是自我完善的过程。在这过程中使自已的“文明含量”不断聚集,达到不论何时何地都不失道德水准的境界。否则,所谓的“底线”不堪一击。更多的需要法律的帮助和法治的参与。只有这样,今后车祸遭遇哄抢事件的报道才会越来越少。

  除了抨击哄抢者的劣行之外,哄抢闹剧无疑还告诉了我们更多的一些东西。这些哄抢事件,既无预谋也无组织,哄抢者也不是什么江洋大盗只是些普通的村民。哄抢的起因,无外乎就是有人偷偷摸摸的拿了,旁边的人看见了,也跟着拿了,紧接着又有人跟着动手了,最终就演变了明目张胆的哄抢。这其中既有“羊群效应”从众心理的火上浇油,也有“法不责众”的思维定势,还有“不拿白不拿”的自欺欺人,总结一句话,见利弃义,于是铤而走险。

  从众心理是人类的一个思维定式。思维上的从众定式使得个人有一种归属感和安全感,能够消除孤单和恐惧等心理。许多时候,大家在明知一件事情是违法或犯罪的时候,一个人可能不会去做,但是如果一群人中有人已经做了,并且在当时只能看到得益而没有产生相应后果的时候,从众定式就会使人们产生非理性思维,法不责众的心理会充斥于胸。这在犯罪心理学上叫“越轨的集群行为”。比较典型的如聚众哄抢财物、集体盗墓、球迷闹事等等。这种集体行为是在相对自发的、无组织的和不稳定的情况下,通过人们之间的互动、模仿、感染而产生的。

  我们不能以“法不责众”来宽恕从众心理。因为群体中的每一个行为人都有独立的思维、判断、选择和决策能力,不仅《刑法》中规定群体犯罪的每个人都要根据所起的作用和社会危害大小负各自相应的刑事责任,而且在民事上行为人也要因自己的侵权行为而负相应的民事责任。因此,准确地说,法也责众。

  我国法律早有明确规定,哄抢、抢夺公私财物,轻则可按治安处罚法进行拘留或罚款,重则可追究其刑事责任。而车祸后物品被哄抢的事件却屡屡发生,大多数参哄抢与者认为是掉在地上的就属我的,还振振有词地说法不责众,警察也拿我没办法。四川这次对哄抢事件处理,不仅给哄抢者敲响了警钟,还给广大卡友处理类似事件提供了一些借鉴:

  如在车祸后,首先需要拨打当地122交通事故报警电话,如有人员受伤,还应同时拨打120急救电话。同时在车后设置事故警示标志,做好伤员自救。

  如车祸后发现货物或人身财物将遭遇哄抢,如劝阻无效,应立即拨当110报警电线进行案件报警时,请注意描述价值多少的物品在什么地方被哄抢,目前哄抢正在进行,最好声明是案件报警,请警方立即给予支援。

  被哄抢时,可以用手机等,拍下货物被哄抢时的照片,尤其是哄抢的领头人员、突出人员的照片;如有驾驶机动车前来参与哄抢的,记录下它的牌照号码;保留被哄抢货物清单等价值凭证。收集充足的证据,不仅可以给警方破案提供方便,也可以给事后对带头哄抢者的量刑定罪提供经济损失的价值依据。

  车祸无情,哄抢更属可恶。在各地频现车祸哄抢的现今,我们不仅要呼吁提高公民的良知和公德。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9条明确规定:盗窃、诈骗、哄抢、抢夺、敲诈勒索或者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刑法》第268条也规定:聚众哄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对首要分子和积极参加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